全民投票概念初探
 

鍾庭耀
(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主任)
 

註: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意見,與所屬大學立場無關。

 

筆者在11月11日參加了由劉慧卿和張超雄議員主持的會議,與很多民主派的成員討論全民投票的可行性。筆者在會議前草擬了一份討論文件,闡述下列事項及觀點:(1)介紹1993年3月及11月兩次民間模擬全民投票的經驗;(2)解釋本人對香港發展全民投票的觀點;和(3)探討香港發展全民投票制度的可行性。

 

會議後,劉慧卿和張超雄同意筆者把文件內容公開,集思廣益,以下是有關內容。

 

兩次民間模擬全民投票的經驗

 

1992-93年,香港大學為了紀念成立八十週年,舉辦了一連串的活動,筆者當時倡議及策劃了兩項活動。第一個是「香港民間全民投票」,屬於大型活動,在1993年3月14日舉行;第二個是「全電子化全民投票」,屬於小型活動,在同年11月27至30日在「二零零一博覽會」進行,地點為香港會議展覽中心中一個展覽攤位。

 

「香港民間全民投票」整項活動,包括在「投票日」前一星期在港大舉行兩次公開論壇、在18間中學進行的「影子民間全民投票」、及於「投票日」在全港80個民間票站進行全民投票,當中8個票站採用電子網絡核查選民資格。

 

「香港民間全民投票」的議題,由香港大學八十週年紀念活動的籌委會敲定為「政府應否強制市民投票?」3月14日共有24,855人投票,當中8,736票贊成,15,966票反對,另有46張空白票和107張其他廢票。

 

至於3月9日在18間中學進行的「影子民間全民投票」,一共有11,099人投票,當中2,834票贊成,7,771票反對,另有106張空白票和388張其他廢票。

 

為了研究模擬投票結果的代表性,本人在投票前一個月開始進行一系列的電話民意調查,亦在投票當日在票站附近進行票站調查,後者一共訪問了1,083名投票人士。

 

1993年11月27至30日在「二零零一博覽會」進行的「全電子化全民投票」,目的在於示範電子按鍵投票的可行性,議題由本人敲定為「普通話應否成為香港法定語言?」細節在此不贅。

 

筆者對香港發展全民投票的觀點

 

全民投票不應該成為社會禁忌,相反,本人期望議員、學者、專家和新聞工作者能夠帶領社會進行全面和深入的討論。

 

1993年至今,香港社會對全民投票的認識似乎在原地踏步,缺乏長遠推廣策略。及至台灣在今年3月20日舉行首次公投,香港社會的討論空間更加狹窄,對全民投票的認識出現倒退。其實,台灣的公投只是全民投票的一種,而台灣的公投亦有點不倫不類。

 

把全民投票等同主權表決,是錯誤的理解。剛在11月2日舉行的美國大選,就包含了各式各樣的公決議題,香港的傳媒和市民似乎並不了解。

 

不過,所有具約束力和沒有約束力的正式全民投票,都需要一套完整的法律基礎,香港現時沒有這個法律基礎。民間全民投票或模擬全民投票雖然不需要這個基礎,但卻需要另外一個層次的社會共識,才能抵消投票本身的分化作用。

 

建立這種對全民投票機制的共識,需要一個過程,適宜由下至上,從小至大,先易後難。如果由極度感性和極具爭議的議題切入,可能會適得其反。建立共識的過程不能單以時間計算,而是以發展階段和相關活動的密集程度計算,兩年不定,十年也不定。不幸的是,香港社會在過去十年並無進展。

 

建立共識之後,每次啟動投票機制之前,也須要小心推敲和審議投票的議題和採用的文字。全民投票的議題可以是簡單的是非題,亦可以是複雜的多項選擇題。不過,就算是簡單的是非題,背後往往是附帶著一些複雜的方案。因此,進行投票之前,社會要先對有關方案進行充份的討論和辯解,否則,投票結果可能會引發不必要的爭論,和預計不到的紛爭。

 

香港社會在這方面完全沒有經驗,不過,筆者估計,全民投票始終會來到香港,來到中國。

 

探討香港發展全民投票的可行性

 

本人建議願意長期發展全民投票機制的議員和社會人士,共同組織聯席會議,或建立其他平台,先詳細和深入地研究全民投票制度的本質,和在香港社會發展的可行性。

 

研究可以直接由組織自己或委託顧問進行,內容應該包括直接民主的理論探討、法律框架的前設條件、民間社會的訴求、不同形式的投票制度和表決機制、外國的經驗、以至估計進行各項相關研究、推廣和執行工作的費用等。

 

組織亦應策劃相關的公民教育工作,除了要廣泛介紹全民投票的意義外,還要在學校、社區、社團組織等積極推動不同形式的全民投票。

 

在適當時候,應該在區議會的層次引入全民投票的諮詢機制,至於何時把有關機制引入更高層次的議會,可以視乎發展情況而定。

 

民間全民投票不一定要在票站進行,密封式郵寄投票、電話投票、網上投票或混合模式投票,都應該盡早研究和引入。

 

(後記:筆者一向認為,有關全民投票的討論,不應該成為政治禁忌或言論禁區。如果我們能夠擴闊眼光,超越台灣的公投經驗,好好研究國際社會對全民投票的理解和執行方法,對建設我們的公民社會,會有很大的幫助。公開會議文件,是希望消除一些不必要的猜測。)



本網站內一切內容與香港大學立場無關。民意專欄內的文章及民意平台內的言論及法律責任由作者自負,其餘內容則由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博士負責。網站所載資料,包括問卷提問方式及各份研究報告,除非特別註明,知識產權皆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擁有後,透過本網站向外全面開放。各界人士使用有關資料時,敬請註明出處。

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版權所有。 本網站由[email protected] 製作。最後更新 :  30/12/2010